<form id="5vfhz"></form>

        <thead id="5vfhz"></thead>

          <pre id="5vfhz"></pre>
            <big id="5vfhz"></big>

              <track id="5vfhz"><big id="5vfhz"></big></track>
              <dl id="5vfhz"></dl>
               
               
              當前位置:企業家動態
                轉心轉念“從頭越”,把公司做成世界一流企業  
                 
                發布時間: 21-09-16 05:03:31pm    文章來源: 《企業家》雜志 陳社東  
                       
               

               我叫陳社東,大家叫我陳工,是上海陳工電控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1983年畢業于上海大學(當時的上?萍即髮W),2002年創辦企業,2018年3月加入盛和塾。

               

              陳社東,上海陳工電控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上海盛和墅副理事長,2002年創辦上海保視工貿有限公司,2016年成立上海陳工電控科技有限公司

               

              出身農家,不滿足于“順風順水”
               
               
              1962年9月,我出生在上海嘉定。父母都是農民,父親是參加土改工作的農村干部,我還有兩個姐姐。
              在我童年的記憶中,家里很窮,但從來不缺錢。窮到什么程度?就是每年年底生產隊分紅我們家都是“透支戶”。因為我家有五口人,但掙工分的只有母親一個人,無論她怎么努力,總無法填滿五張口的口糧。我父親是人民公社干部,拿了20多年每月42元的工資,除了給我們姐弟三人交學費書費外,還要補貼爺爺。
              “文革”期間,我家堵住“透支”漏洞的唯一合法途徑就是養豬,賣了豬可以把錢交給生產隊。盡管這樣,父母還是勤儉節約、精打細算,努力結余出一些錢,以備急用。所以,我從小到大從來沒有聽我父母說家里缺錢。這也養成了我經營企業謹小慎微的作風,所以到現在我也沒有感覺到哪一天缺過錢。直到后來讀了稻盛先生的書才知道,這叫“水庫式經營”。
              1978年高中畢業那年,我考上了上?萍即髮W。大學畢業后,留校當老師,一干就是十五年。在此期間,我負責學生實習實驗工作,每天上午九點上班,下午三點下班。閑暇時間,我基本在學校圖書館度過,當然我讀的主要是技術理論方面的書。
              那個時候,我開始追問人生的終極目的。由于不甘心在學校這個溫床上過此一生,1997年我離開了學校,開始了“折騰自己”的歲月。先是在一個朋友的公司做了兩年的電子研發工程師,后來又在一家位于上海的美國硅谷芯片研發公司做了兩年的應用工程師。我的人生總是順風順水,但這不是我的追求。
               
              砸了“金飯碗”,憑借專業與真誠創業
               
              因為厭倦了順風順水的生活,我離開外資企業,選擇了充滿挑戰的創業之路。
              我創業時不僅徹底把學校的“鐵飯碗”砸了,還把那個時候人人羨慕的外資企業的“金飯碗”也砸了。在什么都沒有的狀態下,我依靠自己掌握的一些知識技能,幫助朋友的企業解決技術問題,同時給他們提供電子方面的產品。
              一開始沒有地方辦公,就在我客戶的公司臨時借了個地方,我變成了該公司的兼職電子工程師。他們公司所有電子方面的問題都由我解決。我把根據他們的需要研發的產品賣給這家公司。同時,我還開發了很多別的產品,這些客戶大部分在溫州。于是溫州變成了我常去的城市。
              由于我的真誠和專業,很快取贏了客戶的信任,每次去客戶公司,老板總是請我到他們家吃飯,而不是去他們幾百人的食堂吃。我也從溫州老板身上學到了吃苦耐勞的精神以及認真仔細的工匠精神。
               
              幾番沉浮,迷茫間屢生“退意”
               
              隨著業務量不斷加大,我開始招聘員工,進行獨立經營。沒過多久,就不停地有員工提出離職,自己單干去了。我很煩惱,甚至想到既然大家都想自己干,我反正快到退休年齡了,不如順水推舟,早早退休算了。
              我一直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工程師,對市場銷售一竅不通。有個客戶對我說:“陳工,我們一起干吧,你負責技術,我負責市場銷售。”這在當時正合我意。于是,我和他合伙開了一家公司。
              干了一年,我們才發現彼此在理念上的差距無法彌合。盡管我作了最大限度的讓步,最終還是以分手結束了合伙。之后,我一切從頭開始。
              這時,我再次萌生退休不干的念頭。于是每年到國內外景點旅游三到四次,以為這才是我下半輩子的生活主線。但是內心感覺空落落的,似乎缺失了什么東西。
                 
              偶遇盛和塾,稻盛“點迷津”
               
              2018年初,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參加了“上海盛和塾”舉辦的年會。聽完幾位經營者的經營分享,我馬上加入了上海盛和塾。
              2018年3月15日,我參加了塾友公司的參訪活動和上海西部塾成立“空巴”晚宴,從此就開始了“浸泡式”學習稻盛經營學的新生活。
              通過長期學習,我慢慢領悟到企業存在的問題實際上是自己心性的問題,是因為我自己已經懈怠了,不想再努力了,總希望別人更努力一點。如果一個經營者用這種思維方式去經營企業,企業是不可能有前途的。
               
              轉心轉念,找到了事業方向
               
              找到了自己的心念問題后,我就先從改變自己開始。自己的時間除了學習稻盛經營學以外,全部投入了工作。
              我親自到銷售一線接觸客戶,體驗客戶的需求。每個新產品新項目都由我來設定目標和方向,并且親自參與研發;同時,和員工一起在生產第一線加班奮戰,每天從早上7點到晚上9點,連續工作12?14個小時。
              這樣長時間高強度的工作節奏,我并沒有覺得很累。當我定下了自己的志向,確定了公司的使命后,就產生了不竭的力量源泉。
              我給自己確立的人生方向是:用我有限的生命去幫助、影響身邊的家人、同事、朋友、合作伙伴、客戶,讓他們因為我的存在而更美好。
              幾年前,我去慕尼黑參加一次行業展會。我拿著公司的產品給一位參展的德國人看,這個德國人看也不看,還雙手一推說:“我們從來不從中國購買任何東西,也從來不向中國銷售任何東西”。我當時站在那里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暗暗發誓,一定要為“中國制造”做些什么。這就是我們愿景中“讓世界信賴中國制造”的由來。
               
              舉辦“讀書會”,踐行稻盛哲學
               
              確立公司哲學后,我們在公司內部展開了各種形式的踐行活動。
              首先,我們成立了“陳工讀書會”,堅持每天在線上全員打卡,還每周安排一次線下小組讀書分享會,每月安排一次線下全體員工讀書分享會。通過讀書,員工的精神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有員工分享說,自從參加讀書會后,家人說自己變得更加勤快、和善了,自己也更幸福、陽光了。還有員工分享說,如果我的孩子將來能在像我們一樣的公司上班那就太好了。像這樣的員工有不少,也讓我更加堅信,只要充分相信員工,一切為員工著想,我們一定可以收獲滿滿的幸福。
              堅持舉辦公司晨會。每天早上8:00-8:20,是全員晨會時間。領讀和分享人全員輪值,先問早安,再共同誦讀公司使命、愿景、價值觀。周一背誦“六項精進”,周二誦讀“匠人三十條”,周三到周五讀稻盛和夫《活法》《干法》的某一章節。領讀人分享自己的體會和感想,然后由部門負責人或者我來講今天的工作或者公司的發展情況,最后我們一起喊當日誓詞:“今天我要開朗地、輕松愉快地、積極地工作!”
              我的一天是這樣度過的:早晨5點左右起床,先站樁半小時,然后讀書半小時到一個小時。寫讀書學習體會發到公司大群以及上海塾西部分塾大群。我的讀書體會分“學”和“習”兩部分,“學”主要是今天讀到的內容摘錄,“習”主要是前一日自己的工作學習體會,反省自己的問題,總結哪些地方做得不好需要改進等。早上7:15分,我第一個到公司,每天輪流打掃公司廁所、自己的辦公室、樓梯、會議室、茶歇室。中午午飯后我一般午睡10?20分鐘。
               
               
              陳工科技定期開展讀書分享活動,通過讀書,員工精神面貌發生了很大變化
               
                 
              疫情停工反加薪鼓士氣,復工業績大增
               
              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給我們公司也帶來了很大影響。春節一過,我通過電話和微信詢問員工們的狀況,發現大家在家里都有點焦慮,不知道公司能否按時發工資,何時可以回公司上班。有些員工不知道睡到什么時候起床,身體狀況都不好。我在公司群里每天鼓勵大家,告訴大家公司一定會按時足額發放工資,讓大家安心居家,多鍛煉身體。
              2月3日,我給全體員工寫了《哪是歲月靜好,有人為我們負重前行——2020年新春給陳工科技全體家人的一封信》。為了提振大家的信心,我從2月3日開始,每天早上八點召開在線會議,與平時晨會模式相同,每位員工匯報目前自己的狀況和當地的疫情狀況。我們還安排大家在線上一起觀看《先驅者》《流感》等影片,要求大家在線上分享觀后感。大家覺得每天這樣一起聊天很親切。
              開工后,為鼓舞士氣,我承諾當年不但不扣大家疫情期間的工資,3月份還按往年一樣平均加薪10%。大家的熱情被重新點燃。
              由于疫情原因,不方便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我就帶著銷售人員和干部自己開車,起早貪黑奔跑在祖國的大江南北。疫情減緩后,我們又改乘高鐵、飛機繼續高頻地拜訪客戶。2020年是我們拜訪客戶頻度最高的一年。
              在全體伙伴的共同努力下,2021年上半年我們的銷售額超過了2020年全年的總額。
                 
              目標:把公司做成世界一流企業
               
              今年我已經虛歲60歲了,但我覺得自己的事業才剛剛開始,公司才找到未來目標和發展路徑。
              將來,我們的新產品將陸續上市,客戶的認可度也一定會逐步提高。
              我們要在未來2?3年內實現銷售額過億元的目標,大家對此信心滿滿。
              我希望能帶領陳工科技再健康工作二十年,把公司做成世界一流企業,實現20億元的銷售規模。雖然我們離這個目標還很遙遠,“但只要我們共同努力,相信大家一定可以創造奇跡。”
              企業的規模只代表我們的員工越來越多,能夠服務的客戶越來越廣,并不能代表我們可以向社會索取更多,更不能因此而傲慢。每當我看到有人因加入我們公司變得更陽光、身體更加健康、家庭更加和睦、孩子更加優秀,我內心會感到無比喜悅。
              加入我們企業的員工能夠再多一點,更多的人因為我們而變得更好,那才是我需要努力的方向。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