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5vfhz"></form>

        <thead id="5vfhz"></thead>

          <pre id="5vfhz"></pre>
            <big id="5vfhz"></big>

              <track id="5vfhz"><big id="5vfhz"></big></track>
              <dl id="5vfhz"></dl>
               
               
              當前位置:企業家動態
                數字化轉型,轉什么? ——對話杭州中欣晶圓半導體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郭建岳  
                 
                發布時間: 21-09-17 09:08:04am    文章來源: 《企業家》雜志 劉古權  
                       
               

               伴隨企業擁抱數字化程度的提高, IT數字化時代逐步開啟。對企業而言,數字化進程的加快推動自身不斷提高運營效率和生產效率,在激烈的競爭中創造出不可估量的價值。


              近期,北京致遠互聯協同研究院院長劉古權博士到訪杭州中欣晶圓半導體股份有限公司,并與郭建岳總經理圍繞“數字化轉型”主題,就如何融合移動辦公、資源共享、高效協同的智能化協同運營中臺展開深度對話。
               
              郭建岳 杭州中欣晶圓半導體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
               
                   
              劉古權,北京致遠互聯協同研究院院長、中國管理科學協會金融科技研究院副院長
               
               
              數字化轉型提出新要求 
               

              劉古權:中欣晶圓屬于資金、設備、人才均密集型的生產、研發型企業,在同時面臨國內、國際激烈的產業競爭形勢下,中欣晶圓如何應對數字化轉型?

              郭建岳:一直以來,中欣晶圓的管理團隊非常重視企業數字化建設。多年前集團便開始進行企業資源計劃(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簡稱ERP)建設,并且,選用國際知名和比較有影響的IT公司的ERP產品。當時,集團在生產管理數字化方面比較超前,企業的生產現場管理通過制造企業生產過程執行系統(Manufacturing Execution System,簡稱MES),將生產現場管理的精細化做得比較到位,使得中欣晶圓剛成立時的產品質量和研發效率相比同行業體現了比較大的優勢,這得益于數字化投入對企業管理效率和客戶滿意度的提升。

              劉古權:數字化轉型對中欣晶圓提出了哪些新要求?

              郭建岳:近幾年,隨著數字技術的快速發展、移動應用的豐富多樣以及客戶需求的日新月異,對管理效能和管理工具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企業競爭也從以往生產計劃管理、批量化產品管理能力擴展到柔性生產領域、快速應對生態伙伴的反應能力、產品質量的精細化及商業模式的轉變等諸多方面,這促使我們進行從客戶到供應商再到產品全域、全端、全員的管理轉型。
               
                
              數字化規劃應運而生
               

              劉古權:中欣晶圓進行了哪些數字化規劃的嘗試?

              郭建岳:在信息系統的前期建設中,中欣晶圓已經積累了大量數據,但在數字化系統推進的過程中,我們意識到由于頂層規劃做得不到位,沒有充分利用信息系統產生的數據,對企業數字化經營的基本內容也缺乏確切的理解,導致形成了多個信息孤島。

              在客戶滿意度方面我們碰到了一些問題,比如客戶需要什么樣的服務?面對客戶的個性化需求,如何快速作出反應?如何在達到資金占用成本最低與及時滿足客戶需求之間實現平衡?另外,股份公司未來要變成一個公眾公司,需要面對來自投資者和監管部門非常多合規及信息透明的要求,不僅增加了人工成本,還給公司業務效率帶來了阻力。要滿足以上方方面面的管理需求,需要一套組織間與組織內部高度協同的平臺,通過協同數字化技術與物聯網技術把前后端信息打通。

              為此,我們組建了一支虛擬規劃團隊,召集內部相應同事和外部數字化方面的專家,并邀請了第三方專業人士共同完成數字化頂層規劃。與此同時,我們也積極探索多方合作模式,比如與致遠互聯項目團隊共同進行協同運營中臺項目建設。
               
              劉古權:中欣晶圓對數字化轉型產生的價值有哪些期望?

              郭建岳:我們在落實數字化規劃的過程中,目標是打造中欣晶圓的“標準化、可視化、數字化、自動化”,提高生產效率,填補國內大直徑硅晶圓規模量產的空白,打破國外公司對半導體硅晶圓市場長期壟斷的局面,從而實現半導體硅材料行業真正的“中國智造”。在業務匹配方面,運用數字化技術支撐業務開展及創新能力管理,構建平臺型、共享型的“智能業務”平臺,實現內部業務閉環管控。在文化匹配方面,數字化建設不僅是先進的技術體現,更是中欣晶圓重要價值理念的體現,即構建年輕、多彩、創新互動的創新型企業。

               
               數字化融合協同運營平臺
               


              劉古權:協同運營中臺是近年來比較流行的管理概念,在中欣晶圓的數字化規劃中,哪些內容與協同運營中臺有關?

              郭建岳:早在中欣晶圓成立之前,我們就曾用過致遠互聯公司的協同辦公系統(Office Automation),使用效果比較好。以往我們在運行ERP的過程中發現,該系統對業務流程管理不足,而OA系統有一個優勢在于全員運用,且運用比較成功。致遠互聯的協同辦公系統從OA升級為COP(協同運營中臺),這與我們規劃中的客戶應用前臺化、管理運營中臺化以及核算分析后臺化不謀而合。

              劉古權:在數字化建設過程中,遇到了哪些問題?

              郭建岳:中欣晶圓特別重視數據標準的建立,并且整體推進過程比較超前和理想化,因此暴露出一些問題。
               
              在系統建設的過程中,我們發現業務數據與管理數據無法達到有效集成的效果,形成了“數據孤島”,導致有些規劃中的系統沒有按期完成建設。包括在企業上云的過程中,存在公有云的數據安全與局域網的數據中心交換成本過高的問題。對此,我們先按計劃進行已規劃且論證好的項目,優先選擇對效率及成本影響較大的應用,充分發揮成熟低代碼平臺的功能彈性,減少代碼級系統開發項目,待場景應用成熟后,根據專家討論的結果,再啟動規劃變更后的新項目。

              在進行合理的信息系統建設過程中,我們會遇到諸如需要什么樣的數據格式、什么樣的數據頻次、如何實現數據的有效性等問題。同時,我們也發現,原來的信息中心作為一個職能部門,無法有效推動數字化建設,因此公司成立了數字化推進小組,由我親自擔任組長,業務部門主要領導作為成員,共同推進公司數字化轉型建設項目。

              劉古權:如何應用COP平臺解決這些問題?

              郭建岳:我們通過運營COP平臺發現,平臺的可擴展性非常好,適用于很多應用。以往,我們自己搭建運營平臺,很多應用模塊需要會寫代碼、懂軟件的技術人員,并且很多應用業務人員不能根據業務需求的變化自行修改,造成了業務人員與技術人員協同代價太高,同時也增加了接口的數量和難度。
               
               
              中欣晶圓數字化規劃目標是“標準化、可視化、數字化、自動化”,填補國內大直徑硅晶圓規模量產的空白,實現半導體硅材料行業真正的“中國智造”
               
              COP平臺可以讓管理人員、業務人員根據自身業務的變化定制需要的應用,比如中欣晶圓獨特的EHS(Environment Health Safety )、消防安全管理、供應商管理應用等,通過協同云下載行業內其他企業的最佳應用實踐,學習和借鑒他們的協同管理經驗,大大降低了數字化管理應用的人工成本。
               
              這些類似于蘋果應用商店一樣的協同應用場景,拓寬了自有信息中心技術人員的管理眼界,同時也讓我們的業務及職能部門的同事對軟件系統有了新的認識,不熟悉軟件代碼也可以搭建具有自身管理特色的應用,由一線業務及管理人員設計系統。這樣一來,相比以往把業務需求提供給信息中心或軟件廠商,由他們的技術人員變更再封裝應用后進行推廣使用,成本及效率至少實現了50%的優化。
               
                
              經驗分享
               

              劉古權:數字化融入企業管理創新的過程中具有持續性,管理變革也有很多風險。中欣晶圓在數字化轉型過程中,有哪些可以和其他企業分享的經驗?

              郭建岳:通過這幾年的數字化轉型實踐,有以下幾點體會可以分享。

              首先,不要過度追求技術的先進性或特別強調企業管理的個性化?紤]到代碼開發的運營難度和成本相較成熟的低代碼平臺增加了幾倍,如果可以選用低代碼的成熟平臺,不僅不需要進行代碼開發,還大大提高了管理人員對數字化工具的興趣,提升了企業的信息化成熟度。鑒于ERP平臺是一種剛性管理工具,因此比較適合企業資金及物料管理環節,而對流程的管理相對較弱。如果采用流程功能比較強的低代碼平臺與ERP有機結合進行集成運營,可以較好地解決組織管理柔性與業務管理剛性之間的矛盾。

              其次,要做好2~3年的數字化規劃,并且在規劃的指導下有序地進行數字化建設。數字化建設是手段不是目的,其終極目的是提升企業的運營效率,降低管理成本,提升客戶滿意度。
              最后,對企業業務和員工行為進行數字化管理,實現管理數據的資產化,讓數據賦能員工,為管理者提供決策依據。
               

              【后記】
               

              企業的效率取決于員工與員工、員工與管理者的協同行為效率。協同數字化的本質其實是實現工作行為的數字化。什么樣的協同行為能最大化提升組織的效能?通過協同運營大數據可以分析人的有效工作行為,輔之以制度和績效優化影響員工的協同行為,從而實現組織效率的提升。

              致遠協同研究院通過對國內三百多家企業的協同行為數據分析發現,中國企業的管理效率可提升的空間達到30%以上,這意味著協同數字化轉型可以為企業提升30%的凈利潤。數字化轉型是企業變革的必經之路,將助力中國企業實現由大到強的戰略升級。
               
                 
                  關閉窗口  
              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紫竹院南路17號 郵編:100048
              中國企業聯合會信息工作部 技術支持 京ICP證 13027772號